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从“闯时代”迈入“创时

  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从“闯时代”迈入“创时代”

  本报记者 庞彩霞 郑 杨

  日前,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简称广州开发区)宣布“广东粤港澳大湾区国家纳米科技创新研究院”和“中国纳米谷”建设启动,将打造全球领先的纳米创新生态圈,撬动千亿元级产业集群。  

  35年来,在珠江入海口总能聆听到世界大潮。1984年,广州开发区作为首批14个国家级开发区之一应运而生。因改革而生,伴开放成长,凭创新而强。

  “广州开发区从两万元起家,到2017年成为全国首家财税破千亿元的开发区,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财税总收入、科技创新、营商环境、知识产权保护、上市企业总数在全国219家经开区均排名第一。”日前,在全国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现场会上,广州市委常委,广州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周亚伟说。

  三次迭代——

  建成千亿元“效益之区”

  12月22日,“2019广州黄埔马拉松赛”开跑,2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从广州科学城起跑,沿创新大道一路向北,向着设在中新广州知识城的终点纵情奔跑。

  这条赛道,是广州开发区为35周岁“庆生”而精心规划,寓意着开发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创新大道一头连接着代表“过去”的黄埔港,串起代表“现在”的科学城,一头连接代表“未来”的知识城,折射出迭代发展之路。

  三个“地标”,寓意着开发模式的三次迭代,产业的三次升级。

  广州开发区最早的起步区西区,虽地处远郊,却是三江汇流、拥有深水码头的“金三角”。早期,依靠“三来一补”的“短平快”项目,吸引跨国企业,发展现代制造业,进入了“1.0”发展时代。

  广州开发区面对层出不穷的难题,推出了一系列破天荒的改革。广州开发区在全国率先实行了土地有偿出让制度,开辟了土地向外商转让和成片开发的先河,被各地竞相仿效,最终推动国家从法律层面放开了对土地转让使用的限制。

  实施“大部制”、制定开发区条例、推行“一站式”办公和“一条龙”服务……“1.0”时代,广州开发区在诸多改革领域率先破题,探索出了一套精简高效的机制,对外商吸引力大增。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广州开发区的经济结构开始向资金与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变,开启了从工业园区向科技园区升级的“2.0”时代。广州科学城的启动建设就是一个里程碑。“那时我们挑选企业的标准就是要有技术含量,迈普生物就是这样引进来的。”原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朱秉衡说。

  2008年,年仅28岁的留美博士袁玉宇参加了广州开发区承办的第十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当时中国再生医学产业几乎是空白。广州开发区给袁玉宇创办的迈普公司提供了500平方米办公场地,三年免租。如今,迈普已跨入全球生物3D打印领导者行列。

  随着一批原创高新技术企业孕育孵化、茁壮成长,到了“2.0”时代,广州开发区快速接轨国际市场,形成了电子信息、汽车制造、精细化工等六大支柱产业集群,成功跨越“第二次创业”,实现了集约发展。

  2010年,中国与新加坡合作的标志性项目——中新广州知识城奠基,开启了打造知识经济高地、引领高质量发展的“3.0”时代。依托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黄埔港等高端发展平台,开发区正朝着建设国家级经开区创新提升示范区的目标阔步前进。

  从2万元起家,到2018年,广州开发区地区生产总值达3465亿元,年财税总收入1052亿元,35年里分别增长了3500倍和500万倍。

  营商高地——

  “无事不扰,有求必应”

  近日,“纳米产业10条”在广州开发区落地,核心条款包括研发平台、融资、重大项目、产业化等七方面的扶持奖励。据测算,单个纳米企业最高能获得超过1.7亿元的政策扶持。

  这是广州开发区“10条”系列政策家族的又一“新成员”。

  在高速发展持续30年后,广州开发区改革锐气不减。2017年初,国务院发文首次明确地方政府可在法定范围内制定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广州开发区迅速出台了关于促进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和高新技术产业4个“黄金10条”,以及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高端人才引进的两个“美玉10条”,在全国打响“金镶玉”制度供给品牌。

  如今,“10条”系列政策家族不断壮大:民营及中小企业18条、金融10条、海外尖端人才10条……这也造就了广州开发区独创的“招商4.0”模式。“4.0模式就是以人才为核心,成建制引进高端人才团队,带动世界500强和行业领军企业落地。人才的背后是项目、资金、产业链。”广州开发区政研室主任李耀尧说。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